歡迎訪問都市網官方網站!歡迎投稿[email protected]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名企聚焦 藝術先鋒
行業觀察 藝術人生
熱點事件 體育動態
教育信息 名企人物
企業觀察 都市解讀
法治生活 法律法規
安全生產 食品安全 生態環保
健康衛生 房產商情 財經在線
娛樂資訊 旅游天下 科技之窗
公益精粹 文化產業
海外之聲 書畫收藏
報料投稿 名人訪談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頁 > 藝術先鋒 >

●甜玉米糯玉米(短小說)

時間: 2020-08-09 23:10 來源:中國都市新聞網
                      ◇劉聞冰
 
     六月的青山河,水流如鏡,綠草成茵,楊樹挺立,白鷺翔集。河畔一戶人家,背靠高山,面對田壟,在竹林掩映下,一棟“7”字形平房坐北朝南,魚鱗瓦,白粉墻,紅漆門,鋁合金玻璃窗,水泥坪前左右各站著一棵樟樹,高大筆直,如兩把大傘。
     上午九時許,一輛黑色桑塔納轎車在坪里調頭后,嘎然停住,下來一位溫文爾雅的青年,徑直走向階基,朝開著門的堂屋里喊:“請問,田珍嬌阿姨在家嗎,我是來做扶貧家訪的。”這時,屋內走出一位女孩,朝來人解釋道:“我媽媽到菜地摘玉米去了,請坐。”
               
     女孩渾身打量著青年,約三十歲,一米八左右的個頭,上穿白色襯衣,下穿藍色制式褲,棕色皮鞋,平頭,瓜子臉,濃眉大眼,一身帥氣。女孩心里在打鼓:“喲,這不是我朝思暮想的偶像林俊杰嗎。”
     青年把兩條靠背椅搬到坪前右邊樟樹下,坐定,喝著熱茶,悄悄注視著坐在一旁的女孩:二十四五歲,身高一米七以上,方臉,披肩長發,橘黃色連衣裙,白色涼鞋,皮膚白凈,眼里裝著潭水。青年的心在顫抖:“我的媽,這不是我早就想見、終得一見的景甜嗎。”
   “你叫孫家興,縣檢察院的公訴人,半年前,我就見識你了。”李家興一臉笑。
   “你叫李家興,孫家鎮小學老師,我對你也不陌生咧,你的事跡在我們村幾乎家喻戶曉。”孫家興笑呵呵。
     孫家興起身,熱情地伸手:“很高興,見到李老師。”李家興站起來:“歡迎孫檢察官,久仰久仰。”兩個年輕人的手緊緊握在一起,身隔得這樣近,     心隔得這樣近,仿佛五百年前就相識了。
     在屋前的右側,有一彎窄窄的水塘。孫家興注意到,幾朵蓮花在蓮葉中綻放,兩只大白鵝用紅掌撥著清波。左側圍著一園雞,公雞是這里的皇帝,母雞是它成群的妻妾。公雞一串打鳴聲,全村的母雞煥發了精神。
   “你爺爺呢?”這時,兩人都已回到原先的座位。面對孫家興的提問,李家興的眼睛濕潤了:“爺爺案發后,身體不好,患有冠心病、高血壓等多種疾病的奶奶,沒能挺住,半年前在憂郁中去世了。疾病纏身的爺爺,在半個月前歸山了,去世前一直念著你的好,家里窮,請不起律師,你的那席話,等于律師的辯護詞。爺爺說,你是我家的恩人,叮囑我牢牢記住,還說要送一只自家的雞感謝你。”
     李家興說,爺爺當過兵,向來喜歡槍支,因為野兔出沒,用鳥銃保護莊稼,因非法持有槍支罪被立案偵查。法庭上,身為公訴人的孫家興在發表公訴意見詞時,列舉了老人年過七十、體弱多病、長期生活在偏遠山區、法律意識淡薄、平日表現好、認罪、沒有造成嚴重后果等多個有利因素,建議從輕處罰,法院依法作出了緩刑判決。
    “我只是從人性化出發,說了該說的話;你爺爺今年八十歲,我特意帶了幾只西瓜。”孫家興說。李家興起身給孫家興的杯子里添滿茶水,心想,這小子心挺細致的,情不自禁地說了聲謝謝:“他老人家已經無法享受了,他會保佑你萬事如意,幸福安康。”
              
   “想起來了,開庭那天,觀眾席上那個穿白裙子的靚麗女孩,我至今記憶猶新,你一直火辣辣地盯著我望,弄得我不好意思。”孫家興回憶道。“休庭后,我好想找你說上幾句話,你卻頭也不回。”李家興說出當時的失望。
   “我這不是主動上門了嗎,以前負責你家扶貧的冰叔快退休了,由我接力,繼續聯系你家,直到脫貧。因為案件多,任務重,今天星期六抽空來走訪,了解情況,初來乍到,請你多多支持。”孫家興換了話題:“嘿,李老師,你前不久救人的事跡在朋友圈刷爆了,一下救了兩個,水性好呀。”
    “我才幾歲時,父親背竹子下山,織篾器賣錢,不幸跌到青山河中,因為不會游泳……長大后,我硬是學會了游泳,”說到這里,李家興的眼睛又一次濕潤了:“那天下班,發現兩個男生因為躲避野狗掉到塘里,我放下手機,撲到水中,將他們救了上來。路人拍到這幕,傳到網上,一不小心,我成網紅了。許多人看到我落湯雞的樣子,黑裙子全濕了,涼鞋掉了一只。”
    “家家都有難念的經,傷心的痛,我幾歲時,媽媽過斑馬線時,讓一臺貨車撞倒了,開車的是個酒鬼,我是由奶奶帶大的,父親從事建筑行業,掙大了又虧醉了,幾起幾落,如今勉強維持生計。”孫家興補充道:“你救的人中,其中一個是我的侄子,我弟弟與弟媳每天念著,如果不是李老師……”孫家興表揚道。
     李家興調侃:“我這個李家鎮的老師,到你孫家鎮教書,你這個孫家鎮的檢察官,來我李家鎮扶貧,這叫做異地當差吧。”
     說話間,田珍嬌用箢箕挑著一擔玉米回來了,這個患風濕病、不能干重活的農家女人,年過五十,依然有模有樣,干凈利索,像雪中的蘭花,亮亮地開著。彼此打了招呼之后,孫家興從車尾箱拿出幾只西瓜,送到李家興屋里,拿出扶貧手冊,一一核對了相關情況,加了田珍嬌母女微信,相互記下手機號碼后,匆匆吃了幾片西瓜,開車回縣城了。
     路上,手機與微信響了好幾次,因為養成了開車不看手機的習慣,直到下車后才明白,拿回來的,不是自己的,而是李家興的。難怪,一路上沒搞清,鈴聲怎么換成了李思思的《你讓我心動》,自己的鈴聲分明是景甜的《我們都是追夢人》。
    “田姨,我拿錯了手機,”孫家興根據扶貧手冊登記的號碼,立馬打了電話去。“孫檢察官,你孫家興怎么拿走我李家興的的手機,害得我李家興想給孫家興發個微信都不行,什么時候送過來呢。”李家興接過母親的手機吼了起來,她要把這小子打過來。兩人約定,下午見面。
     自從孫家興走后,李家興坐立不安,魂不守舍,飯吃不下,覺睡不著,她不明白為什么會這樣,早就想見他了,好像一個繞不開的約定。而孫家興呢,第一次見到李家興,像在夢中,夢里開花,夢里陶醉,夢里的開始不能在夢里結束,以致陰差陽錯,手機都拿錯了。
     下午四點,在開了個多小時車后,孫家興來到李家,互換手機之后,約一杯茶的時間,孫家興提出要走,這大概就是欲擒故縱、口是心非吧。李家興哪里舍得,與母親耳語了一番后,說要順車到縣城見一閨蜜,于是兩人上了車。
     車行五六分鐘后,只見前方路邊圍了一堆人,孫家興李家興下車打聽得知,李家興所在村、一個叫七婆的大媽和她的孫子剛剛被瘋狗咬傷了,兒子兒媳是殘疾人,家里沒車,而且務工在外。孫家興向大伙介紹身份后,將祖孫倆叫上車,急忙往縣城方向開去。
     孫家興將祖孫倆送到縣疾控中心打了疫苗,一起來到路邊一家小飯店吃晚飯,他買單,要求每人點一道菜,他點的紅燒絲瓜,七婆點水煮鯽魚,小孩點辣椒炒肉,李家興點的是韭菜煎蛋。李家興問小孩叫什么名字,痛不。小孩回答:“我叫吳家興,痛咧怎么不痛,這只瘋狗,在我和奶奶的腳上留下紅梅花。”
    “叔叔和阿姨都是好人,天生一對,一個是白雪,一個是紅梅。”吳家興意猶未盡,說開來了。“小家伙不懂事,就嘴巴多,說太陽是天上的蟲子,月亮是水里的蝴蝶。”七婆插嘴道。孫家興李家興不說話,坐在一旁會心地笑。
     七婆知道孫家興是縣檢察院的干警后,嘴里念著唐檢。唐檢是該院的黨組副書記、副檢察長,經了解,七婆家是唐檢結隊幫扶的貧困戶,唐檢聽了孫家興的匯報后,在電話中提出表揚,并給七婆所在村支部書記打了電話,安排下階段由村上負責,派人護送到鎮上打疫苗。
     孫家興所做的一切,李家興看在眼里,他身上閃光的火花在她內心燃燒,這樣的小伙子,正是她所求的。下午六點多,準備送七婆祖孫回家,孫家興試探地問:“耽誤你去閨蜜家了,還去不?”“下次再去,我想回家了。”李家興莞爾一笑,她自己明白,那只是一個美麗的借口,與心上人在一起,勝過品嘗世界上所有的甜蜜。
     將七婆二人送到家里,七婆千恩萬謝,硬要摘幾只西瓜相謝,被孫家興李家興拒絕了。回到李家興家,已是下午八點多。忙了大半天,李家興打來熱水,洗了個頭發。孫家興拿著田珍嬌遞給的新毛巾,痛快地洗了個輕松。
     唐檢發布在單位工作群后,孫家興的事跡在全院傳開了。這時,科里的頭頭程科長打來電話,她一方面表揚他見義勇為,一方面托他一件事,如果方便的話,請孫家興去貧困戶蕭金滿家一趟,蕭喂了上十只母雞,因為年邁體弱,結隊扶貧的程科長一直負責義務替她代銷雞蛋,估計又有上十斤了。
    “蕭奶奶就在山那邊呢,與我一個組的,上座山,下座山就到了,我跟你去。”李家興聽說去蕭金滿家,自告奮勇做向導。蕭奶奶的老公姓艾,躲壯丁躲過來,在李家鎮安了家。艾老是一位老師,十多年前病逝了。兒子艾家興,二十多歲時因為一場失敗的戀愛,導致患上了抑郁癥,如今年過半百,足不出戶,生活靠蕭奶奶打理,苦不堪言。
     山村的夜,寂靜而熱鬧,月白風清,星羅棋布,蛙鳴陣陣,犬吠聲聲。偶爾一行大雁從上空飛過,叫著,飛著,寫成一個人字。迷路的鳥,丟下一兩串喊聲。路不寬,容不下兩個人并肩行走。李家興在前,孫家興在后,朝蕭家走去。
     山風吹來草木的芬芳,吹來李家興的發香。“這么香。”孫家興自言自語。“哪里香?”李家興停住腳步,深情地看著孫家興,月光下這張英俊的臉如一只蘋果,她恨不得上前輕咬一口,轉瞬間覺得自己的想法如此幼稚而荒唐,才認識人家不到一天,怎么可以有這樣的古怪念頭呢。“花香。草香。夜來香。”孫家興含糊其辭,假裝鎮靜。
     來到蕭金滿家,老人已經熄燈上床了。李家興喊開門,孫家興介紹身份,講明來意,稱了九斤半雞蛋,因為沒帶現金,約定賣了之后送錢來。“家興妹子,這個小伙子是你男朋友嗎,不錯咧。”“蕭奶奶你亂說,人家……”李家興一方面假意責怪,一個方面激動不已,暗地里看孫家興的反應。
“蕭奶奶,我也想找個李老師這樣的好姑娘,只怕沒這福氣咧,托您的貴口。”這一紙箱雞蛋,看來足以充當這兩個年輕人的媒婆了。“緣分來了,要珍惜,火滅了,就再也燒不起來了。”蕭金滿補了這句,“呯”地一聲,把門關了,把路交給這兩個年輕人,把夜交給星星與月亮。
     離開蕭家,李家興走在前面,有意放慢腳步,似乎有許多話要對孫家興說,又不知道說什么,從哪里說起。“月亮知道你的心事呢,滿天星星在看著我們。”孫家興指著夜空,眼前的李家興,他似乎已經找了好久,在不經意間,感恩上帝,開了這盞綠燈。
    “蛇!”在山頂,李家興忽然驚叫一聲,后退幾步。“沒咬到你吧。”孫家興放下雞蛋,快速跑了上去。兩人情不自禁地幾乎同時伸開雙臂,緊緊地抱住對方。“家興,我愛你,”孫家興的表白脫口而出。“家興,我愛你,”李家興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彼此用味覺將對方的臉龐、眼睛、額頭、嘴唇檢閱了一遍又一遍,星星眨著眼睛,月亮躲到云層里,路旁的草木屏住呼吸。
     月亮跑出來后,孫家興在路邊折了根樹枝,去挑那蛇,哪里是,是一截枯藤。李家興不承認,撒嬌道:“就是蛇,一條難纏的蛇,知道不,它剛才咬著我的舌頭了。”說著,兩人在歡笑中又擁到了一起。
             
     回到李家,已快十點了。田珍嬌還沒睡,屋里的燈亮著。“田姨,我們回來了。”孫家興喊到。“你的方言好像有點不標準,”李家興有意“為難”孫家興:“我告訴你喊,對,跟著老師喊,田姨,田媽,田姨媽。”孫家興覺得李家興既調皮,又可愛,有板有眼地跟著學了幾遍,田珍嬌一邊應,一邊笑,李家興終于下結論了:“還是田媽叫得最標準,以后干脆叫田媽吧,媽媽,要得不?”說完,朝母親笑了起來。
    “別瘋了,女兒;忙了一天,估計你們也餓了,我蒸了些自家種的玉米,”田珍嬌從廚房端出來,放在桌上,孫家興拿根甜的,李家興拿根糯的。田珍嬌問:“小孫,玉米有兩種,你愛吃哪種?”孫家興糯糯地笑,看了看李家興:“田姨、田姨媽、田媽家的,我什么都喜歡。”
     在一旁的李家興,似乎聽出了什么,回望著孫家興,不說什么,只是傻傻地笑,笑得那樣開心,那樣甜。
             
     稍后,孫家興與田珍嬌、李家興母女告別,依依不舍地離開李家鎮,回到縣城。到家后,分別打電話給田珍嬌母女報了平安。當晚,孫家興與李家興雙雙不約而同地用微信給對方發了圖片,分別是:甜玉米,糯玉米。

(責任編輯:網站編輯)


    都市網版權及免責聲明:
    1. 凡本網注明“來源:都市網或者中國都市新聞網” 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都市網。如轉載,須注明“來源:都市網或者中國都市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 凡本網注明 “來源:XXX(非都市網或者中國都市新聞網)” 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 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都市網或者中國都市新聞的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及時向都市網書面反饋,并提供相關證明材料和理由,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并審核后,會采取相應措施。


    4. 都市網對于任何包含、經由鏈接、下載或其它途徑所獲得的有關本網站的任何內容、信息或廣告,不聲明或保證其正確性或可靠性。用戶自行承擔使用本網站的風險。


    5. 基于技術和不可預見的原因而導致的服務中斷,或者因用戶的非法操作而造成的損失,都市網不負責任。


    6. 如因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文章刊發后30日內進行。


    7. 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

國際新聞

更多>>

民生新聞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薦文章

關于我們 | 商務洽談 | 工作人員 | 版權聲明 | 刪帖公示 | 服務協議 | 查詢系統 |

本站部分資料來源于互聯網轉載和網友發布,如侵犯您的權益,請聯系我站客服,我們將盡快處理,謝謝合作!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都市網 。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都市網 .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網站所登新聞、資訊等內容, 均為相關單位具有著作權,未經書面授權。
請勿建立鏡像,轉載請注明來源,違者依法必究。

世界新媒體大會-都市網
Copyright©2016 都市網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工業與信息化部備案號:魯ICP備15006490號-1 公安備案號37050202370536 法律顧問:呂洪利 執業證號:13701201010222975
 技術支持:合肥迷城網絡

时时五分彩定位胆